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我爱干妈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2 22:48:54
在武汉呆了10多年,也渐渐习惯了武汉的天气,也习惯了一些人情世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习惯了在干妈身边,更或者说是干妈在我身边。当再回头看的时候,发现干妈似乎在前世就在等我,或者我在等她,我始终坚信一个道理,当两个人或者许多人从不认识到熟悉,他会把他的缺点慢慢暴露给你,如果你是一个包容的人,你会觉得无所谓,如果不是你会很烦,我自认为自己有很多的缺点,吸烟、喝酒、话多,甚至不看眼色,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在干妈身边10多年,也从来没有说过我,我想这是不是爱屋及乌?

  2010年的夏天来的很快,虽然很讨厌武汉的天气,但是硬要选择,我还是喜欢热天,穿着大凉拖,穿着大裤衩,光着小脊背,叼根黄鹤楼,走在大街上,对我来说是很享受的,更重要的是可以看见干妈继续穿她的连衣裙(干妈从来不穿超短),又可以看见干妈穿吊带(而且做一些事情也方便,对不对?),即使不做什么,光看着也很满足。转眼已经来武汉1年,也慢慢喜欢了干妈的生活节奏,干妈是一个生活质量很高的人,或者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没有太多的负担,旅游、逛街等就成了她的乐趣,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永远保持着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从来没有那种不顾家的感觉,在我眼中这是很矛盾的,爱玩却很顾家,有时候想,以后我老了,是不是能到这个高度?也渐渐认识了干妈的很多朋友,在我眼中,哪怕到现在,他们都是事业有成,而他们也和干妈一样,无论是什么职业,都似乎很清闲,所以聚在一起,也就是吃喝玩乐,至今我也不明白谁请客,反正就是这么一个圈子,当然成员多了一个“不懂事的”我。我的工作很清闲,5.1也是长假,也决定了出去玩,说好去咸宁那边一个叫仙女湖的地方,可是也没去成,最后也不知道谁提的的意见,去“放松”一下,反正我是不懂的,本着少说话,少表现的原则,就跟着去了。

  这次去的地方是江夏的纸坊(其实我不喜欢江夏,因为有个同事很烦人,就是江夏的),一个叫云都的地方,说实话,外观一般,大门口周边都是些早餐摊位,地下还有污水沟,可是进去后,感官不一样,我和干妈挨着坐在车后面,下车的时候,干妈还掐了我一下,呃,怪我下车的时候摸她屁股,嘿嘿。大家不要想多了,这次是来泡脚的,当然也可以按摩,我也是第一次,呵呵,当然有故事发生。

  陪着干妈这么多年,和干妈经常出去,也见到过许多事情,特别是这种按摩洗脚的地方,真心的说没有一个所谓的“正规干净”的,而且干妈每次都是“郑重”的嘱咐我,不要去这种地方找美眉,要找就告诉她,她给我找,当时还觉得莫名其妙(真的莫名其妙,至少我心里只有干妈,可是干妈却这么想我,我有点小难受)后来才知道,干妈是对的,因为这里面的人真心的“无语”,只要价钱合适,随便你玩(别喷我,真的,至少我遇见的都是这样,可能干妈是担心我在外面的时候忍不住吧,后来干妈也知道我的心中只有她了,也没有再提过这类的话,而我也从来不问干妈在接受这些服务的时候有没有“额外的出轨”,呵呵,我还是很自私的,绝对不能让这里面的“少爷”碰干妈,而事实上干妈也却是这样,洗脚搓背都是女的,这点我可以肯定的答复,我也问过干妈,干妈总是很甜蜜的说,一个我就够她操心了,还想怎么,所以我总是心满意足的笑了)。

  进入里面后,前堂小姐都很漂亮,问我们要什么服务,我不懂,就跟着干妈选了洗脚,其实也一般,一个大木桶,里面有所谓的中药什么的,就是搓的时候很舒服,还有能看见小妹那大大的胸脯。而干妈似乎对这些轻车路熟,闭着眼睛享受着。在洗完脚后,他们那几个人在别的房间,还没有出来,我就问干妈他们怎么这么慢,干妈神秘兮兮的瞅了我一眼,告诉我他们在按摩,问我要不要,其实我无所谓,因为不懂,也没有经历,就告诉干妈,她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可能是干妈也想放松一下,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干妈进来,要我去另外的房间,我就跟着去了。房间不是很大,没有窗户,灯开着,但是我觉得还是很暗,有两张床,也谈不上是床,类似于真皮沙发那种皮床,铺着白色的棉单,看上去很舒服,两个女的站在那,穿着没什么让人遐想的,也不暴露。我看了干妈一眼,很惊讶的发现干妈在脱衣服,还瞪了我一眼,“小笨啊(发音不会,小笨娃的意思),脱衣服啊”,我“啊”了一声,觉得很不习惯,毕竟屋里四个人,只见干妈已经只剩下内衣,我也只好跟着脱衣服,还听见干妈在那说“我儿子,第一次来”,也没想什么,迷迷瞪瞪的就只剩下个内裤,我很瘦,还听见那两个女的说什么,多吃点好的之类,就这样被其中一个摆弄着趴在了床上,我侧脸看干妈,干妈已经趴在那,乳罩扣子也被揭开了,从侧面看,能看见半边球,那个服务员边工作还边夸我干妈年轻,儿子都这么大了,身材还这么好,(我不知道她们怎么想,至少,我觉得很尴尬,没听说过母子还有来一起按摩的,可能干妈真心不在乎吧,其实也对,这种地方,我们不乱想就好)。说实话,按摩还是很正规的,从头开始,就是觉得这些女的手劲真大,按脖子的时候,疼的很,感觉他们的手很柔软,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油,感觉凉凉的,开始没什么感觉,当按摩到大腿屁股的时候,那个女的把我的内裤退下了一些,连着腰部,一直到大腿内侧,我甚至能感觉碰到我的鸡巴,这时候我看干妈那边,发现干妈的内裤已经全部脱了下来,只看见圆圆的屁股,感觉就和馒头似的,一点也不松弛,而我我觉得鸡巴顶着床,难受的很,这时候我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那两个女的互相看了一眼,眼神怪怪的,也可能是我想多了,可能他们在想我俩是不是母子吧?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还好,干妈那边仰起身子的时候,上面和下面都盖上毛巾,按摩到哪,才拉一下,我还在邪恶的想,她们按摩干妈的时候,会不会摸干妈下面(嘿嘿,她们是女的)。这时候,给我按摩的女的,拍了我一下,让我仰起身子,这会轮到我尴尬了,我还看了干妈一眼,干妈俏皮的朝我笑笑,我也只好尴尬的翻过身,给我按摩的女的抿嘴就笑了,我知道我的鸡巴隆起一大坨,然后很人性化的一下出现了,女的问我,需要把眼睛蒙上吗,原来男人也有毛巾的,我说不用,女的笑笑 ,就开始从腿部开始按摩(趴着的时候从头部开始,仰卧从腿,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这样),还是那句话,很舒服,我侧头看看干妈,干妈也在看着我,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干妈眼睛水汪汪的,如果不是那个女的忽然打了我的鸡巴一下,我们还这样看着,女的说“本钱很大啊”,干妈也不知道怎么了,随口跟了一句”是啊“,说完之后,我感觉气氛有点尴尬,两个服务员只是嘿嘿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在取笑我们,我想这个时候,她们绝对知道我们不是母子,一时间房间很安静,(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干妈和这两个女的都认识,说她们是武泰闸的)。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气氛尴尬也不会太难看,毕竟我现在和赤身裸体没什么区别,况且干妈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干妈的下一句话,或许我就以为接下来很快就按摩完事了,干妈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说了一句我要忍不住要射精的话“你用用试试,我儿子很厉害的”,然后我就傻眼了,更傻眼的是那女的也很“实在”,“是吗?我看看”,然后就把我的内裤给撸了下去,鸡巴瞬间弹了出来,我头上还枕着枕头,眼看着那女的用手摸上我的蛋蛋,然后用整个收握住,“嘻嘻,真的很大啊,还很粗,XX姐,你真有福气”,(我的的确很粗,但是不是很长,勃起状态14厘米不到)我真的很无语,更多的是兴奋,我看向干妈的时候,干妈也看着我,而这时候的干妈下面的毛巾也稍微脱落了点,能看见干妈的小腹,和稍微露出的阴毛,那个给干妈服务的女的也看着我吃吃的笑,我不知道怎么了,觉得这个世界好混乱,有点不真实。那个女的就这样撸着,边撸边问,“我真的可以用啊?”“嗯”(干妈的声音),我不知道干妈到底怎么想的,那我真用了啊 ,“可乐你真骚”(这是干妈那个女的回答,名字很奇特,就叫可乐),女的只是笑笑,然后就从她的工作箱里,拿出来一个东西,我瞬间石化,避孕套,我就发傻的看着她撕开,然后给我套上,在然后就是伸进裙子托脱她的内裤,我甚至能看见裙子撩起时候黑色丁字裤(我心里说,真骚),当我看向干妈的时候,干妈仍是笑嘻嘻的,就是不说话,我也放佛从梦中惊醒,瞬间坐了起来,“别胡闹,我不习惯”(我是对干妈说的,事实上),然后我自己把内裤提了上来,套子还在鸡巴上,那个女的可能是职业关系,没有问我,只是看了看干妈,我也不知道她们眼神是怎么交流的,然后那女的就说“小帅哥,真有个性”,这时候的我虽然还处在兴奋之中,但是已经不想按摩了,我对干妈说“行了,我不按了”,干妈那边已经差不多了,干妈看了我一会,说“嗯,那就这样吧”,两个女的互相看了一眼,就开始收拾东西,边收拾边说洗澡间在门口怎么的,我也没有回话,直到她们出门的时候回头暧昧的看了我和干妈一眼,看见她们关上门,我才下床,不是走向干妈那边,而是亲自去门口停了一下,直到确定外面没人偷听,我才锁上倒锁,“恶狠狠”的走向干妈,把干妈的两条毛巾一扔,扑了上去,干妈的阴毛湿漉漉的,阴唇外翻,而干妈的眼睛就像融化了似的,我蹬掉内裤,避孕套还半拉着挂着,里面明显有液体,我拽了下来,不用前奏,更不需要润滑,就这样直挺挺的捅进了干妈也湿润的阴道,“啊。。”“嗯,,”干妈的腿夹住我,不需要言语,只需要抽插就是。。。。

  后来才知道,这个云都是干妈她们打麻将的一个地方,里面的小妹她们都很熟悉,我也没问干妈是怎么想的,只是知道,这里面确实没有“鸭子”“少爷”一类,而刚才的两个女的也是干妈一直点钟的服务员,或许是因为太兴奋了,即便知道干妈的那帮朋友还在“消遣”,但是还是和干妈舒舒服服的做了很久,直到射精,我还是趴在干妈身上不想动,干妈似乎真的很满意我的表现,一直温温柔柔,细声细气的回应着我,而这次我也是明白,干妈似乎不担心别人知道我俩的关系,也似乎是故意让别人知道她已经有个我,不需要别人,这时候的我或许很担心会不会再出现一个“我”,但是10年后的今天,已经不重要,我一直在干妈身边,干妈一直在我身边,我们之间从没有出现过第三者,就如同我想相信干妈一样,干妈也相信我。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