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轮暴女盗贼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2 22:48:54
「再见了,爱小姐。」

  「多谢惠顾,记得下次再来呀~」

  城郊坐落着一家糖果店,这家店由两个人经营着,人们只知道这家店属于名为「椛」和「爱」的两姐妹,不过有传言说,这家店曾经是由三个人经营的,还有一人是以前就不曾露面过的大姐,她是这家糖果店的原店主,但因为某些原因把店送给了自己的两个妹妹。

  询问过二人的都知道,她们的姓氏是「伢岛」。

  名为「爱」的妹妹,个子不太高,留着清新的短发,每天不同的打扮透露着年轻少女的气息,能给人不禁想去呵护的感觉。

  而「椛」则与「爱」不同,虽然是姐姐,有时总会表现出一副冷淡且略带冒失的感觉,直直的黑长发,属于大家都想揭开她内心秘密的类型。。

  这家店在年轻人间很讨喜,有些年轻的男人每天都会光顾这里,目的不是为了糖果,而是为了与二人拉近一些关系。

  姐妹二人从未向别人诉说过自己的背景和过去的故事……——————————————

  「叮叮」

  太阳即将落山时间,糖果店的门被打开,铃声跟着响起。

  「啊呜……不好意思,店里要关门了……需要什么的话请……璃姐姐?」打扫着店内卫生的伢岛爱注意到了进门的人是谁。

  168cm 的身高,比伢岛爱要高出半个头。

  过肩、散发着香气的卷发十分扎眼。

  眼角的泪痣与胸前哪怕有衣物遮掩但还十分挺立的欧派,能吸死异性的眼球的标志。

  从远望去,就能知道她是成熟且知性的美女。

  「喂,小爱,马上要关店了,要快点收拾……你怎么来了?」催促着伢岛爱的,是糖果店的现店主伢岛椛。

  伢岛椛见到店里新来的不速之客,就露出了厌恶和抗拒的表情。

  「你们两个,应该收到协会发出的情报了吧?……我劝你们这次还是收手吧……我得到了一些消息……那家主人聘请了协会的人看管宝物,要是失手的话……」

  女性露出担忧和焦虑的表情,劝告着二人什么,然而她的话很快就被打断了「你来找我们就是为了这个?我还以为你终于想通了要回来了,要是这样的话,你还是赶紧滚回去和你的男人过日子去吧!」

  椛用难听的话和一脸不爽的表情回击她。

  「椛姐姐……你别这样说璃姐姐了……她……」「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不是我认识的姐姐!」伢岛椛显然是被什么刺激到了,在她吼向璃的时候,能明显听出声音中带着哭腔。

  「……听着,我知道你们两个没了我也完成了许多行动,但这次……你们两个一定要加倍小心……或许对方已经开始盯上你们了。」「……小爱……行动要开始了,现在送客吧……」椛抑制了自己激动的情绪,她转头离去,现在只剩下爱与璃两人。

  「璃姐姐,椛姐姐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你离开,今天的冒犯真是抱歉……我能理解你的关爱,不过我们马上就要行动了……璃姐姐还是走吧……」「……好。」

  璃听着爱的语气,联想到过去与她们亲密的样子,顿时感到了一丝失落,最后还是失望地离开了……

  —————————

  「就是这里。」

  深夜时分,清凉月光下现出两道丽影。

  伢岛爱身着紧身黑色夜行服,夜行服将她的美乳与臀部都紧密地包裹住,衬托勾勒着她的身材。

  伢岛椛上身是黑色紧身露腰马甲,下身黑色皮质短裤,修长的白皙美腿和可爱的肚脐暴露在外,十分诱人。

  两人都戴着具有标志性和神秘色彩的黑色面罩。

  她们面前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一栋建立在郊外的庞大豪宅,她们此行的目标,是藏匿于豪宅地下深处的巨大粉钻。

  事先,爱侵入了豪宅的安保系统,椛则做了关于其他信息的收集工作,二人制定了计划,如何巧妙地绕开守卫、规避安保陷阱、偷到粉钻、无人知晓地逃之夭夭。

  行动十分顺利,二人像往常一样……终于……到了豪宅的最深处。

  但是行动的同时,两人也心存了新的疑惑。

  这次的行动是不是太顺利了?

  以前,哪怕是最简单的行动,都会存在计划变数,这次却就像是剧本演绎地一样。

  直到二人面临……本该储藏宝物的展柜,他她们才知道司机麻烦大了。展柜被关闭了所有保护措施,里面空空如也。

  「……不对,粉钻呢!?就应该在这里才对啊……」「……糟糕了,这……这是个陷阱?!」

  「咔嗤!!」

  伴随一声重重的响声,室内突然打开一扇隐藏门。

  一个高大的男人带着面具,身后跟着一群豪宅的守卫,从那里走了出来。

  「哼哼哼,终于算是钓到最大的鱼了,我可是等你们好久了,『Ace 』,『Queen 』。」

  爱和椛听到男人喊她们的「名字」,不禁汗毛竖起,冷汗直冒……她们突然联想到了,今天璃来找她们时,告诫过她们的那句话。

  「你……你是协会的人?」

  椛先开口询问起来,高大的男人冷笑了一下说道:「真没想到,你们明明已经知道了消息……却还敢来这展开行动啊。」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违反协会的条例来算计我们!?」「因为我要……干掉你们啊……」

  男人说着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两人见到他的面容,不约而同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K ?」

  「只要在这里干掉你们,我就注定是下一届协会的会长,你们可是我眼里最大的威胁。」

  「你违反了条例还想当会长!?怎么可能有人同……」「没有人会不同意的。只要干掉你们,没人会知道……」K 挥了挥手,眼看着周围的守卫马上就要围上去。

  椛紧忙带着爱开始撤退行动,要想离开,就要通过陷阱。两人身材矫健,又有安保系统的情报,很快就避过了大部分陷阱。

  可是……

  「啊啊啊!!!」

  二人在撤离时,遇到了两条分叉路,这两条道路本来不应该出现,似乎是有人修改了豪宅的地下迷宫。

  「可恶……原来……安保情报都有假的……」

  爱暗骂了一声,椛做了决策,向爱发出命令:「爱,我们分头行动,撤离出去以后在店里碰面。」

  「是,姐姐。」

  ——————————

  爱行动了一段时间后,很快就抵达了地下出口,然而这里却早就有了两个强壮的壮汉等着她。

  爱不禁抹了把汗,她听到后面还有追兵的声音,看来这条路自己非闯不可了。

  爱的肉搏能力本就是三姐妹中最弱的那个,再加上让她一次对付两个高大壮硕的男人,结果想都不用想……

  再激烈殴斗和反抗一段时间之后。

  「哼哼哼……这样子,就乖乖的不会反抗了呢。」「啊啊……可恶……放开我……」

  伢岛爱最终还是双拳难敌四手,拦住地下出口的两个强壮男人找到机会,趁机会,抓着她的手,折断了她的手骨。

  「哦嘻嘻嘻……终于呢……小夜莺还是被抓到了……」后面的追兵见到两个壮汉已经将伢岛爱擒住,放慢了追击时的快速步伐,怪笑着向她靠近。

  「『老大』说了,今天抓住的小偷,我们可以随意处置呢……」追兵中带头的男人最先站了出来,伢岛爱被两个壮汉用蛮力放倒在了地上,带头男人趁势冲过来,控制住了伢岛爱还想反抗的身体。

  「嘿嘿嘿……真好啊……这么完美的身体……」其余男人也围靠过来,开始伸手抚摸抓弄起伢岛爱的身体……伢岛爱还是个没曾与男人交合过的女孩,被这么多男人耍弄般的猥亵着,她的脸上满是因恐惧而渗出的汗水。

  「呼呼呼,让我摘下你的面罩……好好看看你的真容……」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粗鲁地用手抚碰伢岛爱纯真的脸蛋后,迫不及待地摘下了她的眼罩。

  「哦哦哦哦哦哦!!!」

  伢岛爱的真容暴露在众人面前时,每个男人的荷尔蒙都急速分泌,大家戏谑般地起哄。

  「唔唔!!!嗅嗅!!啊啊啊!!!真好闻!!有……有股独特的香气呢!!!」刀疤脸变态地猛吸沾着伢岛爱少女气息的面罩,露出扭曲地兴奋表情。

  「啊……你们……不可以……不能做那种事……住手啊……」紧接着……伢岛爱眼睁睁地看着男人们急乱地扯开她身上的夜行服。

  「去!!!一边去!!让我先来!!!」

  带头的男人狠狠撕下了遮住伢岛爱私处的黑布,伢岛爱「咿呀」一声回应着,美味诱人的鲍唇就暴露在带头男人的面前,他刚欲伸出舌去舔舐小爱完美的花园,就被刀疤男猛地推开了。

  刀疤男解下裤袋,一根粗壮、散发着臭气的深色肉棒从他的内裤里弹了出来,其他男人协助着控制这位落入狼穴的美人,让刀疤男调整好姿势,肉棒直直地一击,捅进了伢岛爱的处女穴中。

  「吱!!!唔唔!!!咕叽!!!咕唔!!」

  「啊啊……不!!不!!!不要啊啊啊!!!!」伢岛爱发出了嘶吼——深黑色的肉棒一口气突破了她的处女膜,整根肉棒都插入到了小爱体内的深处。

  「咕!!不……好痛……停下……唔!!」

  从身体中心迸发出的剧痛,让伢岛爱像是从小穴到大脑通入了一道雷击,根本就没办法咬牙忍耐的剧痛,让伢岛爱不断地发出悲鸣。

  「唔唔!!啊啊!!处女!就是比一般人爽啊!!」刀疤男毫不留情地抽插着,伢岛爱的处女膜伤痕处流出破瓜之血,在性具结合的地方滴落。

  伢岛爱的心理防线被瞬间突破。「哈哈哈哈哈!!!」男人们奸笑着,嘲笑着她羞辱的模样。

  破处和巨根抽插的剧痛让她失去理性,这份痛苦根本无法有人忍受。

  「啊啊,不行了!!让我试试这里吧!!」

  男人A 抑制不住欲望,他抓住伢岛爱已经没有感知的小手,用她握住了自己肮脏的褐色肉根。

  伢岛爱被痛苦冲走了思考能力,她听不清周围的男人讨论什么,只能听见对方如野兽般散发的杂音。

  「吱吱!!咕吱!!吱卟!」

  刀疤男开始激烈地抽插,亢奋的肉棒激烈摩擦着刚被夺走纯洁的小穴。

  肉棒抽插动作像是要把肉穴撕裂一样,伢岛爱只能感受下体不断飞散着的疼痛火花。

  「啊啊……痛……啊啊……住手……救命……不可以……啊啊啊!!」痛楚和凌辱,对伢岛爱的肉体和精神不断造成伤害。

  「唔唔!好悦耳的声音……真是的……真淫荡啊!!」男人A 叠着她的手掌,强行手淫着。

  伢岛爱像是无力的婴儿一样,根本没法从男人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掌。

  强制手淫与强烈抽插,摇晃着伢岛爱的子宫和脑髓。

  「唔唔……不行了……快要……死掉了……」

  男人在伢岛爱手里流出大量前列腺液,粘乎乎的恶心感,让伢岛爱毛发竖起。

  「啊啊!!哦哦!!」

  男人们发出令伢岛爱感觉奇怪的呻吟声,在她的双耳旁叫喊着……同时,深色肉棒的抽插速度变得更快。

  被用来强行帮男人撸管的手也开始加速,周围男人们自慰着,他们跟着变得亢奋,下面的手速也更快。

  伢岛爱感受痛苦的同时,感受到了周围异样的热气。

  她发现了男人们正在对着她,模仿凶狠抽插子宫的手部动作。

  女性的本能告诉她即将面临最坏的事……

  「啊啊啊,哦,小骚货……接好了哦……我要……射在里面了……」「等等……什……不行……住手……不行啊……不要射在里面……」「哈哈哈哈!当然要射在里面啊!毕竟可是稀有的处女小穴啊!」爱拼尽全力,想要抗拒……可是……

  男人们的肉棒到了亢奋的极限。

  刀疤男在伢岛爱小穴里的肉棒突出,他浑身用力,毫不留情地将精液射出。

  「啊啊啊!!咕!!啊啊!!哈啊啊啊!怀上我的……孩子吧!」「咕叽!!噗嗤!!噗嗤!!哔卟!!!」

  「啊啊……不行!!璃姐姐……椛姐姐!!救我!!!救我啊……」小穴内射出的灼热冲击,流入子宫的粘液,让伢岛爱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顿时感到一阵绝望……内射的意味她也清楚了……开始疯狂呼喊姐姐们的名字呼救。

  「噗嗤!!噗嗤!!!」

  「啊啊……好热……啊啊啊……」

  强行手淫的褐色肉棒、和其他男人们的肉棒,也都射出了大量精液,染白了伢岛爱全身。

  小穴里爆发出的白浊液顶到了子宫口,从结合处逆流喷出。

  「咕咚!!噗嗤嗤!!」

  刀疤男从伢岛爱小穴中拔出肉棒后,短暂一刻,伢岛爱的穴口咕嘟咕嘟地涌出大量黄白色精液。

  与此同时,更多的男人们也把阴囊里储存的精液喷向她的身体。

  当男人们肮脏的精液全部喷出后,伢岛爱的衣服、头发、脸蛋全都被玷污了,被强制手淫的夜行手套部分也湿掉了。

  被强烈中出的伢岛爱小穴里,沾满了粘稠的白浊液,并且正因冲击而不断颤抖。

  刀疤脸那结合着精液和处血的肉棒,在伢岛爱的身上蹭了个干净。

  她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听从璃姐姐的劝告……这让她不禁咬紧嘴唇,悔恨地紧闭双眼。

  然而,正因屈辱而染红的表情,透出一丝妖艳,更是刺激了男人们的施虐心。

  ……第一轮结束,几个男人没有停下的样子,而是再度围了上去……「还……要继续吗……」

  「住手……放过我吧……」

  她发出细小的拒绝声。

  无情地发出悲鸣,曾经作为传奇怪盗的骄傲已被粉碎,她连抵抗的意志都丧失了。

  但……她说的话众人根本没有入耳。

  男人们用充满肉欲的眼神看着他……像野兽一样呼吸着……再次向她袭去。

  「咕吱!!嘎吱!!吱!!!」

  壮汉中的一人,将自己巨大的肉根再次插入伢岛爱的小穴。

  交换的男人抓住她的手,继续手淫。

  男人们肉棒开始新的凌辱,另一个强制要求手淫的男人握住伢岛爱的手,开始用力撸。

  糖果店的纯情少女,曾经洁白的手掌,此时握着肮脏、散发腥臭的男性肉棒,被迫摩擦着……

  伢岛爱哭了出来,似乎除了哭的主权,她再也没有了其他权利。

  「咕吱!咕吱!!」

  插入伢岛爱体内的粗直肉棒摩擦着沾满白浊的肉壁。

  伢岛爱的小穴也因为男人的抽插动作做出敏感反应。

  从现在起……她的肉体在肉棒的帮助下……开始逐渐侵蚀她的快乐神经……「唔!!!!」

  忽然一个男人凑了上来,亲吻住了她的嘴唇。

  这……这是什么亲吻……不……为什么要连我的初吻都夺走啊……伢岛爱拼命闭紧的嘴唇和牙齿被撑开,男人的舌头缠绕上去,口内粘膜被尽情地舔着。

  男人们侵犯伢岛爱的小穴时,寻找着她的敏感带,敏感带被触发,她的小穴不断开始产生快感。

  唔……不可以……已经……被侵犯地……变得奇怪了……要穷追猛打伢岛爱肉体的男人们,一同伸出手。

  抚摸大腿……挤压阴蒂……揉着乳房……

  又是暴力凌辱的同时,又是温柔地……男人们抚摸按摩着她的全身。

  啊啊啊……不……胸部已经……不……为什么豆豆也……啊……大腿……大腿也被抚摸了!!

  唔唔……这么下流的家伙……在舔我的嘴巴……啊啊……明明不可以……

  「嘎吱!!吱吱!!咕叽!!」

  啊啊……变得……变得奇怪了……已经……无法思考了……呼呼!!呼啊啊啊!!

  不由自主地……伢岛爱的舌头开始主动缠绕上去,把男人恶臭的唾液饮下……小穴肉壁也像是舔舐肉棒一样收缩。

  完全陷入快感的伢岛爱的理性已经没办法正常运行。

  伢岛爱的脸变得通红,腰部也上下动着,在她不自觉的情况下,渐渐沉入了男人们给予的快感地狱……

  完全沉浸于异性手指、肉棒和舌头给予的强烈快感陷阱,伢岛爱身体内部也产生一股快感漩涡……

  有些什么……啊啊……要来了……

  嘴里不断地搅拌……小穴不断地突入……摩擦……贯穿,全身遭到爱抚…… 追逼着她的肉体到达高潮。

  啊啊……什么东西……像……波浪一样!!!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噗嗤!!!!」「啊……啊啊……!……」

  首次高潮的冲击袭来,男人在伢岛爱的小穴体内射出大量精液。

  从停止接吻,获得自由的嘴里,伢岛爱被卷入忘我的高潮风暴,她发出了巨大的娇喘声。

  「噗嗤!!噗嗤噗嗤!!!」

  其他人也跟着射精!精液大量洒在了脸上、头发、手心、手套、大腿、阴蒂、勃起的乳头和乳房之上……

  「啊啊!真是!!太棒了啊!!!」

  男人们发出满足的呻吟和欢呼声后,基本也宣告射精完毕……「啊……唔唔……哈……哈啊……啊……」

  肉棒从体内拔出……男人们的触摸和束缚渐渐解开……伢岛爱终于全身放松下来。

  啊……啊啊……好臭的味道……这么肮脏的东西……我竟然……高潮了……伢岛爱遭受的屈辱让她没有任何从容,被尽情侵犯后的身心,已经像死了一样,但是当快乐高潮到达的时候……她感到心脏和肉体有偶尔跳动一下……这种跳动……是伢岛爱被不曾期望的快感追逼后,能唯一感觉到愉悦的事了……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