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姐弟偷香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2 22:35:45

  老弟突然说:我也和大姐去。

  我急忙说:不用你去,我自己就行了,你别跟我来了,碍手碍脚的。

  妈妈也说:那里边很脏,到处都是灰尘,还有大耗子。再说你也不会干什么,就让你大姐一个人去吧。

  老弟说:不,我就要去!

  还没有等妈妈同意,他就跟着我来到了仓子,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想他一定又是淫情萌动了。我心里开始忐忑不安。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的脑海里泛起。我就知道今天是危险的。

  来到仓房,老弟回身就关上了仓房的破门,他走到我的身边,神秘的对我说:大姐,告诉你个秘密,那天你和爸爸上城里老姨家去,晚上没有回来,是妈妈搂着我睡的,她把我搂得很紧,她的身子紧紧挨着我,虽说妈妈身子很瘦,也没有乳房,可她必然也是一个女人啊,她和我贴到这么紧,就相隔一层背心,所以我就冲动了,我的小牛就硬了。半夜里,她睡着了。

  我就偷偷地去摸她的乳房,去摸她的大逼。

  其实妈妈也不是没有乳房,她的乳房就是又小又干瘪,抽抽巴巴,像一个泄了汽的皮球,真没劲,我就去摸她的逼,她的逼也是懈松吧唧的,我一下子就把手指头伸进去了。我伸进去两个手指头呢。妈妈的阴道里黏糊糊,湿漉漉的,热乎乎的,好骚好臭还有点腥。

  摸着摸着,当时我的鸡巴非常的硬了。我就想趴到她身上去插她一下,当我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开始慢慢往她身上爬,我爬上去以后,就把我的鸡巴顺着妈妈的裤衩下边的裤管处伸了进去,当我把我的鸡巴一点点伸向她的阴道的时候,她突然醒来,睁开眼睛问我:

  “你要干什么”?

  我急忙翻滚到一边装作朦胧的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可能是“睡毛楞了”,做梦了。我梦见一匹大马,非常漂亮,我就往她身上爬,想要那匹马骑马,结果那匹马一蹽厥子,就我把给掀了下来,把我摔的好痛啊。

  妈妈迷迷糊糊的说:快睡吧,都后半夜了,还骑什么大马……我听了弟弟的混账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你真混蛋,怎么能上自己的妈妈呢,那不成了牲畜了,你一点人性都没有,还腆着脸说呢,不知道害羞。

  弟弟说:是啊,我不该上自己的妈妈,事后,我马上就后悔了。我想我还是找机会上姐姐吧。姐姐的大奶子大屁股比妈妈和老姨强多了,那是天地之别呀,你说是不是呀姐姐,他说着。猛然扑了过来就要拥抱我,我急忙用手支撑在了他的胸部说:等等,你方才说姐姐的身子比妈妈和老姨都强多了,这么说,你是不是连老姨也摸过了?

  弟弟脸上一红,然后说到:别提了。老姨的身子比妈妈还瘦,她根本就没有乳房,胸部平平的像个飞机场,她大腿根部的肉非常少,两条腿从来就不能合拢,两腿根部能伸进去一个拳头。不过老姨比妈妈机灵多了,一碰就醒。

  我万没想到老弟的胆子这么大,怪不得有个成语叫“色胆包天”,我开口对老弟说:你这个孩子也太骚了。多大的女人你都想干,如果你憋不住了,就让妈妈给你说个媳妇,让你一天干八遍。

  老弟说:远水不解近渴,我可是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干。但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女人都想干,我就想干你一个人,我就想干你自己。好姐姐,再让我干一次吧,杀人杀个死,救人就个活,你还是把好人做到底吧。

  他突然抱紧了我的身子,把胸部拼命的往的我乳房上帖,用嘴拼命的吻我的嘴,他的手也很快伸到我的衣服里来摸我的奶子,他把我推靠在了墙角的一堆麻袋上,然后就开始撕扯着解我的裤腰带。我也不敢喊叫,怕惊动了妈妈。我想拒绝,却没有力气,我更知道此时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如果我大声喊叫,把妈妈惊动了就麻烦了。

  弟弟说不定会反咬一口倒打一耙,我可知道他的本质,翻脸无情不讲信誉。

  还有就是父母本来对我就不好,如果我此时再得罪了弟弟,我在这个家里就无法生存了。我也许就会被赶出去的,我就无家可归了。

  现在我只有忍耐,忍耐,忍一天算一天。将来如何,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弟弟也干过我了,我已经不是处女了,也就不差今天这一次了,再说了,女人两腿中间这个臊窟窿,也没有什么可珍惜的,插一次和插百次都是一样的,也不会缺边也不谁少沿儿的,男人喜欢,那就让他们插吧,只要不怀孕就行啊。

  看我没有反抗,弟弟匆忙的解开了我的裤腰带,把我的裤子脱到了大腿弯下边,他又把我的衣服往上掀起,把我的乳房也给暴露出来。他自己也把裤子脱到了大腿弯下边,我只好把自己的屁股靠在一个装满黄豆的麻袋上,我后仰着身子,把两腿中部分开,就感觉自己此时像一个罗圈腿,因为裤子还拢在脚脖子上呢,老弟的鸡巴已经是要涨破了。他拿起那个东西对着我的小穴就插,插了几次也没有插进来,他就动手扒开我的阴唇,我下意识地把自己的两腿又分开了一些,给他提供些方便的角度,然后他才顺利地把鸡巴插进我的阴道,说真的,尽管老弟很丑,可插进来的那一瞬间,我也是非常舒服的,我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把阴部往上一挺,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身子,他双手紧紧地搬着我的屁股,他的嘴不停的吻着我的嘴,他的鸡巴开始在我的小穴里来回抽插,我也下意识地配合了他。

  我垫在他的身下,任由他干着,我盯着他的脸,本来老弟就很丑,现在那激动淫邪的样子更难看了,近乎狰狞。我的脑子里非常的乱,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是好受,还是难受,是幸福,还是痛苦,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的身子很快就麻酥酥的软绵绵的了。

  他一边干着我,还一边不停的说:大姐,你的身子真好,你的奶子真大,你的小逼真肥,女人逼上的肉越多,我们男人插着就舒服。真的,大姐,我可愿意操你了。真的,我这鸡巴往你这小逼里一插,说不出来多么舒服,好死喽!。啊……啊他继续说:和你操逼比吃什么都香,比玩什么都好,我什么都不顾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就要你,啊……啊……好大姐,我就是喜欢操你呀!将来我跟爸爸妈妈说说,就娶你做老婆。那样我就能天天操你了。你比咱们村里所有的姑娘都好看。你比录像上那些女孩子都性感。……我冷冷的说:你可拉倒吧,我们两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能嫁给你,你爸妈也不能让你娶我,我们两个现在就算是“跑破鞋”,算是非法性交,现在什么也别说了。操完了这次,往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弟弟的鸡巴不停的在我的阴道里抽插着,而且越来越粗,越来越硬,他喃喃的说:我不撒谎,姐姐放心,我一定要娶你,别的女孩子我谁也不要了。我就喜欢操你,你这小逼真紧成。我这辈子不会再去操别人了。他说着更用力了我明知道他这个时候干我正在劲头上,就是得说甜言蜜语,我知道他心口不一的,可他这热烈的情绪还就把我给感染了,再加上让他这一叨咕,我的欲望也逐渐上升了,我慢慢的搂着住了他的屁股,让他的鸡巴插的更深,我们已经是互相享受着这青春的幼稚的性交了。

  他突然恶作剧般的把鸡巴拔了出来,端在手里,瞪着眼睛看着我。此时我感到身体里特别的空虚,奇痒难忍,我望着他那硬邦邦,黏糊糊,亮晶晶的东西,我到是有些哀求了。我柔声道说:快,老弟,你不要调皮了,你快插进来吧。我的下边很难受……老弟淫邪的笑着,他捏着那个湿漉漉黏糊糊的鸡巴,对准我的小穴又狠狠的插了进来,这一次插的真痛快,“哧溜”一声就到底了。插的我真舒服,这一刻我真是欲仙欲死了。我紧紧地抱着他的屁股,生怕他再拔出来。

  别看老弟岁数不大,还真有些技巧,他有时候轻,有时候重,有时候深,有时候浅,干得我不停的呻吟着,我浑身像虫子一样在蠕动,一阵一阵的流水,一阵一阵的痉挛,我感觉自己是好几次像要燃烧了死掉了。

  伴随着一阵非常特别的快感,让我兴奋不已,我控制不住自己了,竟然自言自语起来:啊……啊……老弟。老弟,你看那,我来了,又来了。忽忽悠悠的就来了。

  老弟问:你说什么来了?

  我说:算是高潮吧,可那是一种感觉,一种特别的,从没有过的幸福的感觉,它已经来了好几次了,我真的受不了了。那感觉一上来,又幸福又难受。我像是要死了。

  老弟说:大姐你可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操谁去呀。

  我说:行了,别说了。我不死,。

  老弟更兴奋了,更加猛烈的干着我,他的鸡巴一次次的插进我的阴部,他的鸡巴拼命的往上挺,就像是一个铁犁要把大地豁开。我的身子被他干得在麻袋上一下一下的往上窜。我感觉自己的两个乳房在胸部沉甸甸的晃悠着。

  突然他停止了动作对我说:大姐呀,我看录像上有很多时候是男人从女人的屁股后边操,你把身子翻过来,趴在麻袋上,然后把你这美丽的大屁股翘起来,让我也从你后边干一下子把,咱俩也尝尝那个洋滋味。

  他的想法也引起了我的好奇,我顺从的把身子翻了过来,趴在麻袋上,把屁股翘了起来,老弟用手扒开了我的屁股,用嘴在我的屁股沟里亲了起来。他的舌头从沟里到沟外,在我屁股上的各个部位不停的舔舐着。让我奇痒难耐。让我的身子蠕动不止我问老弟说:村里的人都说我的屁股太大,一定是很难看吧?

  老弟说:平常看你的屁股把裤子涨的鼓鼓的是不太好看,可现在脱了裤子全部暴露了出来就非常的好看了,真大,真美的,白亮亮的,水灵灵的,其实女人的屁股越大,男人就越喜欢,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屁股呢,真像两半大皮球。你比我妈妈和我老姨的屁股都好看。你比录像上的那些洋妞的屁股都好看,他又说:妈妈和老姨的屁股我都偷着看过,也偷着摸过,她们的屁股又瘪,又尖,全身骨头,真难看,她们好像都是老太太的屁股,她们姐两哪个也不如你的屁股好看,真的,一个男人要是干了她们那样的屁股,算是倒霉了,没有性福啊。如果让我干完了你,然后再让我去干她们两个人中间的任何一个,我都会不起性的。

  他继续说:自从我那天偷看你尿尿发现了你的大屁股以后,我好几天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总是梦见和你操逼,我使劲的操你的屁股,可怎么也插不进去,我醒了,原来我是把鸡巴插到了被子上。我把精子全射到了我自己的被子上。把被子弄湿了一大片。

  弟弟把脸紧紧的贴在了我的屁股上,开始用舌头在我的在我的阴部来回的舔舐着,我也没有想到,让男人的舌头一舔,女人会特别的舒服,那舌头是软绵绵肉呼呼的,当他的舌头舔到我的阴唇和阴蒂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了,身子一阵阵抽搐。

  我的头上开始冒汗,我的阴部浪水不停地流淌着,把麻袋都弄湿了。老弟说:你的大屁股太生动了,太突出了,我受不了了。我的鸡巴已经是硬的不能再硬了,我的鸡巴要爆炸了,我必须得插了。

  我说:那你就插吧!

  我把本来就肥大的屁股又往起翘了翘,老弟用双手扒开我的屁股,把他的肉棍子对准我的阴道口,然后一用力,嗖的一声插了进来,全军覆没,直捣黄龙。

  我的浑身像过电一样麻木了。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我感觉由于自己的屁股太肥大,把老弟那个本来插的很深的鸡巴又给弹了出去,我就拼命的往起厥,他就使劲的往里插,他紧紧的搬着我的两个胯骨,不停的抽送着。他的手把我的胯骨都给抠痛了。

  他此时的力气非常大,他阴茎根部的肌肉不停的撞击着我的屁股,他那两个小蛋蛋不停的敲打着我的大腿内侧,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响声,我听到这声音越加兴奋,不停的翘动着屁股往他的怀里坐,他快速的用力的撞击着,抽插着,而且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越来越狂,他几乎就是发疯了。感觉是一次次的把我那肥大的屁股给压扁了马上又鼓了起来,然后又挤扁了。

  他嘴里还不停的叨咕着:啊,我的好姐姐,啊,我亲爱的大屁股,我真幸福啊,白白的,满满的,肥肥的,软软的,干一下想十下,哪个男人要是有福气干一下子姐姐的大屁股,就是给个大官也不当了。啊,啊,嗷,嗷他一边叨咕,一边加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近乎疯狂,他突然大声的喊叫起来:啊……姐姐,我的好姐姐,你的大屁股真好啊,我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插死你,操死你……啊。啊,我的姐姐,我的妈呀,我的天哪,我的地呀,我要死了。我不想活了。啊!

  他大声叫喊了一阵子,紧紧的抱住我的屁股不动了。他的鸡巴在我的阴穴里一挺一挺的膨胀着,滚烫的精液不停的流进了我的引阴道里,那滚烫的精液像是要把我的子宫给煮熟了。他的鸡巴在膨胀,我的阴道在收缩,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爽死了,好死了,幸福死了。

  我深深的吸着气,轻轻的呻吟着,感觉人生最美好的也就是这一瞬间。此时我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苦难的生活,就感觉这短暂的性福掩饰了所有的不幸,也许我是太年轻了,岁数太小了,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所以把这不体面不光彩也不协调的苟合当作幸福。

  弟弟趴在我的背上不动了。我回头看了看,他在偷偷的笑呢。我小声的说:

  你把那点东西弄出来就老实了是不是?这回你舒服了,爽了,快活了,是不是啊?

  你到是干哪,我还想要呢,有能耐你再来一次,你干那,我说这,就故意把屁股有往起翘动了几下,老弟说:大姐你别动,你这会儿一动屁股,我的鸡巴就酸酸的痒痒的,一点也不舒服了。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没有劲儿了,我不能再干了,等下次吧。

  我说:好像谁愿意让你干是咋地,没有下次了,反正你也射精了,那就快滚下去吧。

  老弟说:你就让我在你屁股上多趴一会吧,说不上等会儿我的鸡巴还会硬,我们就再干一次。嗷……嗷……真舒服。

  听到他的“嗷嗷”声,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说到:快,快起来,快起来,方才你射精时候的喊叫声非常大,一定让妈妈听到了。她听到你的喊叫上马上就得到仓子里来看个究竟的,我们的赶紧穿裤子。

  弟弟嗖的一下把鸡巴从我的小逼里拔了出来,开始慌乱的穿裤子系腰带。

  可是已经晚了,仓子门早已经开了,妈妈正怒气冲冲的站在了那里。我的脑子嗡的一生就乱了。

  我后悔自己和弟弟干到高潮的时候忘记一切,估计是听到弟弟的喊叫声,妈妈就及时赶到了。我想妈妈早已经看到了我们两个插在一起的疯狂丑态,我想,要不是怕吓坏了弟弟,妈妈早就发疯地冲过来撕扯我了,此时,我惊恐万状,不知道如何是好,慌乱的往上提裤子。老弟做着鬼脸从妈妈的身边钻了出去,逃跑了。

  没等我把裤子提上来,妈妈就发疯似的扑了过来,猛地从后边揪住我的头发,她像杀小鸡一样用力把我的脖子拉弯向后边,让我无法喘气。我想此时如果她手里有一把刀,那一定会把我的脖子隔断的。

  妈妈用一只手扯着我的头发,她然后轮圆了另一只胳膊,照着我的脸啪啪就是几个嘴巴子,她下手真狠哪,立刻把我打的头昏眼花,晕头转向,我就感觉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挣脱了她的手,却又感觉自己的头皮有些针刺似的疼痛,奇怪,她没有打我的头,可我的头皮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有一种刺痛感呢,我回过头望她的手上一看,发现她手里攥着很粗一缕头发,那是我的头发啊,是她把我的头发扯掉了许多。那发丝还撰在她的手里啊。

  我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手来揉自己那疼痛的头皮,可我的裤子还没穿上,我的屁股还露在外边,我真是丑态百出了。

  妈妈一低头看到了我的屁股,就抬起腿来,用脚往我的屁股上猛踢,她一边踢,一边喊叫着说:我踢死你,我踢死你,看你再敢勾引我儿子,看再在勾引我儿子,你个小养汉老婆,你个臭婊子,你个狐狸精,你个小骚逼,她继续叫喊着:难道你不知道他还是个孩子吗?,他才十七岁,你怎么能勾引他干这种事情?要是伤害了他的身体,影响正常发育,影响他长个子,影响他将来结婚生子,我就扒了你的皮!抽你的筋!

  我满腹委屈,非常想哭,可我知道哭也没有用,凭妈妈那残暴凶恶的性格,我就是死了,她也不会同情我的,与其忍受,不如还击,这才是我的性格,反正我是经常挨打,也不害怕了,想到此我猛然站立起来,提上裤子,我一边系着腰带,一边愤怒的说:我没有勾引他,不是我要干的,是你儿子强迫我的,你让你儿子说句良心话,是我让他来和我收拾仓子的还是他自己要来的,他什么也不会干,为什么还要和我进仓子,他是什么目的你做母亲的还不知道吗?当时你就该阻拦他。

  你再问问你儿子是谁先动手动脚?我的裤子是让谁给扒下来的?如果你们都这样欺负我,我就上公安局去告他强奸犯,我这阴道里现在还有夹着他的精液呢,黏糊糊的可多了,公安局可不会偏向你们,他们知道保护妇女儿童,他们会让你儿子坐牢的。你儿子也算是成年了。你儿子的年龄也够判刑了。你儿子要是判刑了,他这一辈子也就玩完了,你们俩口子就在家里哭吧。

  听我这样一说,妈妈愣住了。她也知道我不光是嘴不饶人,说话尽往理上叨,而且我的性格也是很倔强的。我的胆子也是很大的,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什么也不怕了。她惊呆了。

  看到妈妈此时素手无策了,我有了一种胜利的感觉,我知道自己现在逐渐成熟了,敢于抗争了。

  我继续说到: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不会让你儿子再碰我了,你也把你儿子看好了,别让他总发骚,像一条公狗似的。

  如果让这事儿传出去,对谁都不好,你儿子就一辈子说不上媳妇了,老马家就没有后代了!我可不在乎,我要是找不着婆家,我就找个老头,我就不信没有人要我,这年头,有剩男没有剩女。

  我说得出来,就做得出来。这些年我已经受够了你们的气了。我总不能受你们两代人的欺辱。我说完转身就走了。这么多年了,我总算出了一口气,我心里感觉舒服多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