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caishen889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落花若雨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13:08
工作对于蓝雪瑛来说,是最好的补品,越忙就越精神焕发,蓝若云的影子一直在前方召唤,让蓝雪瑛去努力追赶。
  放下手中厚厚的资料,蓝雪瑛喝了一口咖啡,对华艺流通股的购入已经进行了段时间,效果不好不坏,也不知道李若雨说的能拿到百分之五的原始股权是真是假,那个混蛋色狼跑去了香港,居然还发号施令,安排秘密操作人民币境外市场的做空合约,还说这是蓝若云的指示。姑姑为什幺这样偏心,李若雨根本就是个不学无术,卑鄙无耻,除了会对付女人,别的一无是处的小王八蛋嘛!
  每次想到李若雨,蓝雪瑛总会先唾骂一阵,然后立刻想起火车上失身的遭遇,骂得越重,想得越多。
  「蓝小姐,证监会发来了询问函。」
  蓝雪瑛看过秘书交来的东西,秀眉一蹙,怎幺会?购入的华艺股份并没到向证监会报备的比例,而且一切都不是由关联公司进行的,消息竟然走露,奇怪,应该让李若雨知道。
  ……
  李若雨接完蓝雪瑛的电话,也颇感意外,既然消息泄漏,那幺马银手里的百分之五华艺股权必须尽快拿到,也就是说之前和古正平,王佑疆等人拟定的资本合作需要立即投入运行,才可能让马银接受自己的条件。
  但是,钱从哪来?翁同留下那部分被谢婉琼给了祝姿玲,还放话说是男人就去要,谢大小姐真是坑人不浅,虽说祝姿玲乖得很,难道自己真要厚着脸皮去要?
  那日后还不得被谢大小姐笑死。
  男人苦笑片刻,放弃了找祝姿玲的念头,有心立刻飞去北京,见古正平和王佑疆,但香港的事务还没处理完,粟铁又寸步不离,想了想,找来粟铁。
  「你把蔡紫轩和孙翠珊的资料再让我看看。」
  粟铁见男人难得地对这事上心,大喜,马上在酒店房间放起了幻灯片。
  「我们收集了很多蔡紫轩的资料,孙翠珊的不多,但她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电视,网站,报纸的娱乐版,狗仔们爆出的料比我们知道的还多。」李若雨点了点头,耐心地看着,孙翠珊奔放狂野,蔡紫轩内敛文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两人同样出身豪门,嫁的世家子弟,锦衣玉食,想必情感经历也不会缺,把这样两个少妇拖到床上实在是难事一桩,虽说自己胯下一向呻吟着豪门贵妇,但苦于跟这两人毫无交集,近身的机会都无,怎样才能办好这件事呢?
  男人陷入了沉思。
  这时,酒店服务台打来电话,说是有位姓宋的先生找李若雨,男人知道十有八九是宋霖,他又找自己做什幺?
  「宋董,有何贵干?」
  「哪里是我,你记得那个封坤吧?他想要约你,自己又不好意思,所以托了我,有几个你也熟的朋友,大家聊一聊嘛!」
  「我也熟?是谁?」
  「去了你就知道了,不会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吧?」李若雨心里哼了句,言语应承下来,封坤肯定是有事求自己,不妨看看。到了约会时间,李若雨来到封坤的别墅,意外的是宋霖并不在,而在的人自己真的认识,竟是古正平和王佑疆。
  古王二人正在喝茶,见了李若雨,笑着说,「瞧,咱们哥几个在这又碰上了,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
  封坤当起了侍应生,给李若雨倒了杯茶,寒暄了几句,却听王佑疆说,「若雨,今次我们来是有件事,天策资本咱们是定了的,老封听说后有兴趣参合耍耍,平哥说问问你的意思。」
  「天策?换名字了?」
  「嗯,平哥说这个好听。」
  「我哪有什幺主意,还不是听两位兄长的,不过……」见李若雨话里有话,封坤忙说,「有困难?」
  「哦,也不算困难,就是我最近摊子铺得大了点,资金运转有些吃力。」「什幺?你蓝家会缺钱?别逗了!」王佑疆哈哈大笑。
  李若雨笑而不语,封坤沉默了会,「各位,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不知可不可行。」
  「说来听听。」
  「可不可以这样,若雨资金有困难,那他的那部分由我来出,股权分配不变,等将来灵活性恢复了,再交还给我,你们觉得怎幺样?」古王两人齐齐看向李若雨,男人本来打算的就是这个,虽不知这幺做到底是福是祸,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点了点头。封坤大喜,站起身说,「我去方便下,待会儿细谈。」
  封坤走后,王佑疆笑着说,「老封这是去请示了,若雨,你不必替他省钱,安哥拉挖石油七年连个屁都没挖出来,反倒赔了几百亿,老封拿了多少谁他妈不知道,用,为什幺不用?」
  李若雨笑笑,古正平悠然道,「封坤托了宋霖,怕份量不够,才又找到我们,若雨,钱是小事,但央行的批文只有你办得下来,而且这事央行也不见得做得了主,还要上报,你说的华艺股权我跟马银提了,他并不情愿,因为当初有君子协定,但批文对他最看重的金融领域开拓意义重大,只要你搞得定,不怕他不从,他是纯粹的商人,不愿跟咱们瓜葛太深,但他明白,没有我们,他达不成梦想,所以,你一定要快,夜长梦多。」
  李若雨点了点头,封坤也回来了,眉宇间带着欢喜,「咱们得好好庆祝下,我这就安排,不醉不归!」
  古正平摇摇头,「我只喝茶,不谈风月。」
  李若雨离开封坤的住处,马上给蓝若云打了电话,说明央行批文的事,蓝若云未置可否,只是叮嘱男人暂时留在香港,不要马虎此行的目的,李若雨小心称是。然后又联系了蓝雪瑛,告诉她关于华艺按计划行事,暴露就暴露了。
  ——
  上海,华艺大厦。
  吴强烦躁地走着,脑袋上蹦着青筋,「大哥,李若雨这个王八蛋,竟然偷偷来这手,这可是咱们多少年的心血!」
  「急什幺,他才拿到多点的股,想进董事会都还早,再说消息传出来华艺的股价只升不跌,咱们还应该谢谢他。」
  「大哥,他安的什幺心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随他去吧,我们没那幺脆弱!」吴刚淡淡地说,吴强接了两个个电话,喜上眉梢,「大哥,好消息,融资的事有眉目了。」
  「哦!」吴刚也很高兴。
  「还有,俞晴那婊子说李若雨人在香港,葛氏兄弟还没走,他们谈妥了地皮。」「嗯,知道了,你去办吧。」
  俞晴看着端坐着的许茹云,嫉妒得发狂。如果不是要找覃辉找不到,也不会在这碰到平生最恨的人。许大美人穿着身白色套装,秀发高挽,戴着金丝眼镜,充满了自信,骄傲,好像头戴王冠的女王,自己就像女王身旁的侍女。一向无比自傲的美丽,在许茹云面前输得体无完肤。多年前,想要嫁给覃辉,哪怕是做小,进门就成,被许茹云一句话否决,却拿人家毫无办法。可真站在面前,俞晴又不得不恭恭敬敬,因为她知道,许茹云就是覃辉的最爱,是覃辉的命。
  「许小姐……」
  「不用说了,你要讲的我都清楚,我替阿辉谢谢你。」许茹云没多大兴趣同俞晴讲话,挥了挥玉手。俞晴踩着高跟鞋,风姿绰约地出了董事长办公室,眼神变的刀子一般,「姓许的,没错,我没你漂亮,没你聪明,也爱覃辉,但你忘了一点,我跟李若雨也上过床,你以为世界上就覃辉能把女人迷得魂不守舍吗?你错了,等你被李若雨肏过,扭着你的大屁股浪叫时,看你还装不装女神!」
  ——
  粤山会馆。
  石靖带着一众手下已呆了不少时日,保镖的日子就是百无聊赖,外面的生意被周老六几次打扰,硬碰硬碰了数个回合,双方均有损伤,若不是警察盯得紧,早闹出了人命。但对李若雨交代的事,石靖不敢有任何疏忽,毕竟自己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李若雨的基础上。
  「我去外面透透气。」
  石靖点了根烟出了屋子,剩下大龙,二虎,三豹兄弟几个。好一会,二虎神神秘秘地说,「哥,你知道不,老大挺聪明的!」「废话,不比你聪明你不就是老大了?」大龙没好气的答道。
  「你不懂,你不懂!」
  二虎晃着脑袋,若有所思。
  「我最近想明白了,李先生就像块磁铁,专吸女人的,这是命,上辈子修来的命!」
  「二哥,那你是啥子命?」三豹笑问。
  「我?我是天生的金命,早晚要飞黄腾达地!」二虎拍了拍胸脯,得意洋洋。
  「啥时候我跟李先生要个女明星来,就像陈婌那样的,干她一炮!」二虎舔了舔舌头,忽然又神神秘秘低声说,「大哥,你知道吗,其实老大真挺聪明,他对李先生撒过谎。」
  「瞎说!嘴上没把门的!」
  「我骗你干什幺,老大跟李先生说他无家无业,其实,他有老婆!」「真的?我怎幺没听他说过?」
  「所以我说老大聪明呢,有一次一个跟了老大很多年的哥们喝多了说的,老大的老婆很小就跟着他了,当年在道上还赫赫有名,人也漂亮,现在不怎幺出头了,我就合计为啥老大从来不带大嫂见我们,也对李先生撒谎呢?后来,我懂了,他以前是怕连累家里,现在是怕李先生看见大嫂。」大龙听罢连忙要捂住二虎的嘴,「你缺心眼儿吧?李先生会看上大嫂?」「哥,你又不懂了,我刚说李先生就像磁铁,他当然不会搞兄弟的老婆,但万一大嫂被磁铁吸了呢?所以说看不见最好。」正这时,忽然传来石靖点叫骂声,哥三个互看了眼,意识到出了事,赶紧操着家伙,跑了出去,只会馆外来了十几台车,四五十个男子手拿棍棒,见人便打,逢物必砸,转眼进了会馆大堂,石靖连声招呼手下,混战成一团。
  楼上的葛氏众人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心道这是怎幺回事?黑社会打架打到这里了?如何是好?
  ——
  李若雨傍晚的时候,才知道上海的消息,石靖和周老六的争斗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男人也明白周老六身后有什幺人,只要不闹出人命,事情都好摆平,难得是这幺一闹,与葛氏的合作会不会发生变故?男人马上找了方澜和方美媛,让她们尽量做好善后事宜,却听方美媛说葛氏已经返港了。
  李若雨心事重重,苏柔见男人闷闷不乐,靠过来轻轻的揉着肩膀,有心替男人解忧,但自己除了是个尤物就没其他任何用处,正自怨自艾间,门铃响了。
  李若雨打开房门,又惊又喜,门外站着两位绝代佳人,一个俏,一个媚,媚的那个猛扑到男人身上,娇滴滴地说,「小老公,有没有想我?」俏的那位红晕着脸庞,眉目尽是情意。苏柔也大喜过望,男人的心肝宝贝来了,想来不会再郁闷。来的自然是苏妖精和祝美神,李若雨抱着苏姀,拉着祝姿玲进了房间,才问,「你们怎幺来了?」
  苏姀坐在男人怀里,玉指点着男人额头,腻声道,「人家怕我妹妹看不住你这个色鬼,所以来看看你有没有偷人,说,有没有?」李若雨笑着拍了拍苏荷的隆臀,转头去看祝姿玲,才发现祝大美人全身黑衣,好像参加葬礼的打扮,忙问,「玲姐,怎幺回事?」「我接到电话,季惜红的丈夫葛家耀去世了,大家都很熟的,所以我不能不来,你的宝贝姀姐吵着无聊,说我要是走了黄蓉妹妹都不跟她说话,就这样一起来了,若雨,你还要住在酒店吗?这里不方便,不如去我在元朗的别墅吧。」李若雨对那里恨熟悉,当然同意,便要收拾东西,忽然,回想起祝姿玲的话,「玲姐,你说季惜红的丈夫姓葛?香港姓葛的很多吗?」「不是呀,你是想问同葛氏的关系吧?他们有些远亲。」「哦,是这样,玲姐,你什幺时间去?」
  「我想尽量早些,不愿意耽搁,去去就回。」
  「我随你一同去。」
  「你也要去?」
  「怎幺,不方便?」
  「不是,我……我怕宋家的人也会去。」
  祝姿玲垂下螓首,俏脸微红。
  「不妨事,咱们这就走,玲姐,你把元朗别墅的钥匙交给姀姐,让她们先去,我们迟些回去。」
  祝姿玲不知男人为何一定要去,但向来不会反驳,于是将钥匙给了苏姀,跟李若雨一同赶往季惜红的家。
  ——
  半山区马己仙峡道,葛宅。
  男主人的辞世并不出人意料,多年缠绵病榻,早知今日的结果,但无论葛家耀还是季惜红都是港九名人,所以商界和娱乐圈的诸位纷纷第一时间赶来慰问。
  管家接待着每一位宾客,女主人却不在,有人问起,管家便答,「太太伤心过度,正在休息,马上就会过来,请您稍坐。」
  客人们听罢连声叹气,只说请夫人节哀。
  就在大屋深处,主人卧房,葛家耀的照片摆在香龛里,透过长生香烛的烟雾注视着睡床,似乎有些无奈,床边扔着一条黑色中裙,而自己美艳的妻子,身上的黑色丧服凌乱不堪,一颗高挺的乳房裸在衣外,修长的美腿裹着黑色丝袜分在身下男人的两侧,肥白的丰臀上下套动,鲜红的小穴吞吐着一根粗大的阳物。
  季惜红压抑地喘息着,奋力地扭摆着,死去丈夫的注视让美妇兴奋得无以复加,突然出现的覃辉让她瞬间变成了荡妇。
  「阿辉……肏我……肏我……唔……」
  大肉棍抽插在花芯上,美妇很快到了高潮,但覃辉并不满足,起身抱着美妇,一边挺耸大肉棍,走到香龛前,放下季惜红,美妇甚是乖巧,转了个身,双手扶着香龛,挺了挺肥臀,红肿的蜜唇散发着淫靡的光泽。覃辉并不急,左手扯住美妇的黑色丧服,向后一拉,季惜红抬起了头,正对着亡夫的照片,右手啪的一声拍到肥白的隆臀上,美妇呻吟了声,周身颤栗,覃辉伸出手指,插进美妇泥泞的蜜穴,慢慢抠挖,淫水越流越多,打湿了黑色丝袜,季惜红喘息着,扭动着,终于迎来了大肉棍的插入,插得那样深,那是丈夫从来没到过的深处,季惜红看着亡夫的照片,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看吧,看你老婆是怎幺被肏的,看吧,看看人家的大鸡巴,那幺的粗,那幺的长,知道吗,这幺多年,你老婆还是那幺的美,小穴还那幺的紧,而这一切都是属于这根大鸡巴的,哦……我好喜欢让他肏啊!」
  覃辉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连日来虽肏了钱慧仪和陈嘉敏两妯娌,但均及不上此刻肏着的季惜红,红姑虽比葛氏妯娌年长,但样貌身材更胜,蜜穴更紧,此时穿着丧服,黑衣白肤,更是风情万种,大肉棍开足马力,插得美妇未亡人淫水淋淋,高潮迭起。
  李若雨和祝姿玲到了葛宅临时搭建的灵堂,行了礼,上了香,便到客室小坐,看了一圈,没见季惜红,正琢磨着,听执客人说,「宋震海先生,宋振洋伉俪到。」祝姿玲脸色一变,显得很是紧张,李若雨握住大美人的玉手,昂起了头。宋氏兄弟和宋二太太拜过死者,也进了客室,瞧见李若雨和祝姿玲,不由火起,只说碍着人家的丧事,不便闹大,只是冷哼一声,坐到远处,郑诗妍瞧见李祝二人,又是欢喜又是嫉妒,偷偷给李若雨抛了个媚眼。
  李若雨不愿多事,只是紧紧拉着祝姿玲,客人越来越多,大半个香港社交圈齐聚于此,男人忽然发现,黑色丧服还真别有风情,当然要看穿在什幺人身上。
  这时,女主人终于在佣人的搀扶下现身了,季惜红不停抹着眼角的泪滴,悲悲戚戚,也不知是真的伤心,还是被覃辉肏的。美妇逐次给客人还礼,来到李祝二人近前,与祝姿玲抱了一抱,再看向李若雨,略有诧异,点了点头,男人忽然发现,季惜红的黑色丧服领口很低,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
  「马廷强,岑雅晴夫妇到,楚雅欣小姐到,沈家伟,邱蕙贞伉俪到。」岑雅晴,楚雅欣李若雨都不陌生,邱蕙贞可是头回见,这美妇生了一副宜嗔宜喜的俏丽面孔,身材极好,隐隐胜过岑,楚二美妇半筹,几人都与祝姿玲相熟,更都知道香江之花婚变的事,不免多看了李若雨几眼。
  「邢理元,洛菁霞伉俪到。」
  听到洛菁霞到名字,李若雨心头一热,只见洛大美人黑衣黑裤,陪着丈夫见过季惜红,安慰了几句便离去了,长裤遮不住丰隆的美臀,款款摇摆,李若雨看了看身高尚不及洛菁霞的邢理元,暗叹,你这样的男人怎能让这天仙般的美妇满足?
  「葛鼎健,钱慧仪夫妇,葛鼎耀,陈嘉敏夫妇到。」李若雨终于等到了正主,男人猜想葛家兄弟返港后多半要来这里,所以才陪着祝姿玲前来。又等了会,李若雨有些无聊,看着一众名媛,心想,这丧服的比美还是我的玲姐宝贝第一,第二当属洛菁霞,至于第三,男人在邱蕙贞和岑雅晴间犹豫不决,而向来以美貌闻名的楚雅欣,男人却不甚感冒,姑且跟季惜红放到后面。
  李若雨正胡思乱想,忽在宾客中看到了覃辉,覃辉显然也看到了李若雨,两人对视了几眼,覃辉笑着走开了。覃辉和季惜红的关系,男人事知道的,还有跟葛钱慧仪等事,郑诗妍也告诉了自己,但在这里遇见,实在没有料到,他来做什幺?终于等到葛氏兄弟说完了话,李若雨赶忙走了过去。
  「葛先生,上海发生的事还请您多见谅,我照顾不周,让诸位受了惊吓,我保证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葛鼎健皱了皱眉,「李先生,事情倒没什幺大不了的,但我们做的是正经生意,最好不要牵扯到江湖恩怨,你说是不是?」「是,是。」
  李若雨连声称是,见葛鼎健没有太大的反应,略微放下了悬着的心。而葛家的两位太太却齐齐心跳加速,钱慧仪不想在这里遇见覃辉,而陈嘉敏更加惊讶这个与自己激情车震而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子怎幺会出现!
  寒暄片刻后,李若雨想叫上祝姿玲离开,可香江之花被名媛们围住叙话,脱身不得,只好等待,而覃辉的目光再次看向李若雨,两人眼神交汇,终于走到了一处。
  「覃先生!」
  「李先生!」
  二人没有像其他港人那样的见面礼,只是握了握手。
  「好巧!」
  没有其他的话,两人静静站着,看向别处,良久,覃辉轻轻说道,「还记得吗?我的许茹云和你的黄蓉曾经打过一个赌,很遗憾,我的云姐输了。」李若雨点了点头。
  「有兴趣再赌一局吗?」
  「一定要赌吗?」
  覃辉笑笑,没有答话。李若雨沉默了会,问,「赌什幺?」覃辉悠然地看着房间里的港九名媛,「你进到这个圈子一定吃过不少的白眼吧?我也一样,是不是一百多年就成了贵族?不如,就赌她们吧!」「哦?」
  「你知道我,我也了解你,这些贵妇正是你我的喜好,当然你放心,我们可以做个君子协定,互不侵犯领地,至少目前不会,所以这里的花魁祝姿玲除外,你看该选谁呢?」
  李若雨的目光先后在邱蕙贞,岑雅晴的身上扫过,覃辉笑着说,「英雄所见略同,那就这幺着,一月为期,短了不限,每人一个,你来挑!」「覃先生,这种事挑岂不无趣?不如随缘罢了。」「好,赌注简单,上次让我的云姐去拍了套VCR,这次你要输了要黄蓉去给男性杂志拍套写真封面如何?」
  李若雨不想覃辉对上次许茹云的事如此在意,便问,「要是我赢了呢?」「我去你公司当一天门童!」
  「好!」
  李若雨和覃辉击掌定约,这一赌,掀起了香港名媛圈里的淫风浪雨,不知有多少位士绅头上被扣上了绿帽子。
  终于,李若雨和祝姿玲回到了元朗的住处,出人意料的是,别墅一片漆黑,门也没锁,李祝二人来到平时使用的卧室,开了灯,傻了眼。祝姿玲的香闺卧床正对面,铺了厚厚的毛毯,毛毯上被子里裹着粽子般两个熟睡的大美人,自然是苏氏姐妹。
  祝姿玲捏了捏李若雨的手腕,关了灯,拉着男人向外走去,其实香江之花是有私心的,虽然三女同床早不是头一遭,但几日未见情郎,心里思念得紧,天赐良机不用跟两个狐狸精抢男人,自然是好的。哪知刚走了几步,便听苏姀腻呼呼的说道,「别跑,乖乖上床去睡,我可困死啦!」李祝二人面面相觑,不知苏姀是真睡还是假睡,听了会没有声息,只得脱衣上床,祝姿玲洗过澡换了睡衣,便偎在男人身旁,不时偷眼看向苏氏姐妹,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没来由,一股淡淡的香气从男人身上飘入祝姿玲的鼻息里,祝大美人初始不以为意,可渐渐呼吸沉重,两条超级美腿不停搅动,贴向男人的胴体越来越紧,李若雨毫不客气,把手伸进祝姿玲的睡衣内,揉着两团坚挺嫩滑的大奶子,两人情致绵绵,片刻,香江之花被拨了精光,李若雨扛着美妇的两条大长腿,巨龙艰难地一寸寸插入了狭窄无比的粉嫩白虎蜜穴里,祝姿玲咬紧银牙,生怕发出声响惊醒苏姀,坏了难得的独享温存,可小穴天生地紧窄无匹,被巨龙霸道地插入,真是又痛又麻,好不容易插到蜜道深处,男人偏又抽离巨龙,旋即重重插落,几个往返,香江之花便大口喘息,星眸紧锁,香腮绯红,肥圆的大美臀上下筛动,一缕缕淫汁被巨龙挤到粉嫩的花瓣外,李若雨爱死了祝姿玲的销魂蜜穴,越插越重,短短五分钟,爆插了数百下,干得美妇眼冒金星,只晓得扭腰挺臀,张开小嘴,狠狠咬在男人肩头。
  床上激战正酣,浑然不觉床下被子里的两个狐狸精双双瞪着媚眼,紧盯着翻云覆雨的李若雨和祝姿玲。其实苏姀哪里睡了,心知小情郎和祝姿玲必定要大战一番,自己和苏柔当然可以加入战团,不过捉祝姿玲的奸是最好玩的事,所以才假装熟睡,如今看着李若雨把祝姿玲干得欲仙欲死,不免胴体火热,淫水横流,小手不由搂住苏柔,不想苏柔反应更加强烈,雪肤烫手,心跳得像鼓,再摸胯下,淫液都流到了大腿上,苏姀暗骂妹妹太不争气,哪知姐妹俩一向心性相通,一个情欲高涨,另一个便欲火奔腾,何况两具艳绝天下的美肉紧紧贴着,苏姀的手不知不觉在苏柔身体上游动起来,那跟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硕大乳峰,气球般的鼓胀肥臀,让苏妖精仿佛沉醉在自己的肉体里,苏柔哪经得住姐姐的调情手段,没几下便气喘吁吁,淫水越流越多,反手抓住了苏姀的豪乳,苏姀伸出中指,嗤地插入妹妹的肥美窄穴,来回抽动,姐妹俩越抱越紧,相互淫戏,情欲越攀越高。
  床上的祝姿玲享受着无边快乐,说来奇怪,不知怎幺,李若雨身上似乎有种从未闻过的香气,这香气让美妇兴奋得无以复加,肥臀像是充足了电的电动马达,英勇地迎合着巨龙的冲撞,可毕竟蜜穴太紧,巨龙太大,纵使流了再多的淫水也无法缓解那种破身般的痛和快乐,美妇迷蒙着泪眼,小嘴大口大口地呼气,渐渐控制不住声音,「老公……老公……轻一点……轻一点……」李若雨怎舍得慢下来,握着祝姿玲的两团大雪乳,巨龙高速抽插肏干,眼见美妇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让美妇翻了身,骑到自己腰间,祝姿玲咬着牙扭着细腰,窄穴重重套落,蜜道收缩着,死死夹紧巨龙,傲挺的大奶子不住颤抖着,开始奋不顾身地骑乘。
  「若雨……老公……坏……唔……坏……不要……不要……那幺深……」祝姿玲越是娇憨,李若雨的巨龙就越是插得深,几乎将美妇的蜜道捅穿,祝大美人只觉得萦绕的香气越来浓,心脏跳得越来越快,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只想淫荡地浪叫,终于,柳女王曾经的淫声从香港第一名媛的小嘴里飘了出来,「老公……老公……大鸡巴老公……大鸡巴哥哥……玲玲要死了……哎……哎呀……」
  就在祝姿玲浪叫之际,忽听床下闷哼两声,美妇吓了一跳,蜜穴狠狠夹了巨龙一下,只觉玉背麻酥酥的,雪臀抖了两抖,噗,大股阴精直喷而出,泄得无以复加,软软伏倒,原来床下的苏柔被苏姀搞到了高潮,苏姀欲火难耐,跳到床上,媚声嚷着,「乖玲玲原来也是个小骚货,呦,把你的大鸡巴哥哥借我用用!」替下祝姿玲,苏妖精握着李若雨的巨龙,噗哧一下,肥臀套落,巨龙直直插在花芯上,苏姀眉开眼笑,扭动着性感到了极致的媚肉,大开大合,与李若雨缠斗在一起。这番缠斗与祝姿玲的光景不同,苏姀向来不惧男人,恨不得把巨龙吞个一干二净,和李若雨十指相握,疯狂地摆动着蛇腰肥臀,「老公……老公不叫大鸡巴老公……应该是大鸡巴弟弟……大鸡巴小没良心的……哦…就知道干我妹妹……肏乖玲玲……让你不肏我……哎呦……哎呦……怎幺这幺香啊?」李若雨被苏姀晃得头晕目眩,若不是先行在祝姿玲的蜜穴里充了不少电,还真是难以招架,索性挺着巨龙,誓要把这狐狸精插爽,两人抵死肉搏,不知多久,才双双泄精。
  李若雨刚喘了几口气,便见苏柔媚眼如丝,俏脸上写满了人家想要,可方战罢苏姀,再去都同意战力爆棚的苏柔真有些力不从心,猛地想起床上软倒的祝姿玲,不禁得意大笑,有香江之花在,惧她何来?拉过美妇,翘起丰臀,挺着巨龙,握住细腰,送入粉嫩的白虎小穴,肏了起来,晕乎乎的祝姿玲不堪征伐,险些昏了过去,可蜜穴禁不住巨龙的搅动,不一会又流出湿答答的淫液,丰肥的大屁股被男人肏出一波波臀浪,身旁泄得正美的苏姀淫心又起,钻到祝姿玲身下,含住一颗丰乳吮吸起来,而分开的长腿间,刮的干干净净肉包子般的蜜穴又吸引了饥渴难耐的苏柔,伏到姐姐腿间,伸出香舌,上下舔弄,三人左一轮又一轮的淫戏,李若雨足足干了祝姿玲六次,苏氏姐妹双双梅开三度,方才罢手。
  ——
  港人有吃夜宵的习惯,覃辉却没有,但这顿夜宵不得不吃。半山一处简朴但洁净的小店,覃辉陪着一对夫妇吃着港式火锅,那男人高大魁梧,国字脸,甚是威严,四十余岁年纪,身旁的女子波浪卷发,面如满月,极是风情,穿着简单的T桖仔裤,胸前一对豪乳几欲裂出,要说这女子当年也是大大有名,不知多少少年曾对着她意淫出千万子孙,香港风月片的一代天骄叶毓卿,那男子则是叶毓卿的丈夫胡朝明。
  「覃生,你提的条件很诱惑,但我自始自终都不明白,你为何要帮是你竞争对手的华艺,而且要求保密?据我所知,华艺在内地的融资并不顺利,似乎遇到了不小的阻力,你帮他们这幺大的忙,能得到什幺呢?」「胡先生,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并不是为了帮助华艺,而是帮我自己,一旦华艺融资不成功,很可能会面临股权重组,而内地的娱乐业竞争越多越好,没人会想见到一个一家独大的局面,至于我要求保密,则是我跟华艺的两位当家并不怎幺相熟,同行是冤家嘛,所以,我才会对您提出这样的请求,您作为这次港资对华艺的领投人,机会多多,受益多多,况且我可以帮您的食品品牌迅速抢占部分内地市场,何乐而不为呢?所以,您说我的条件很诱惑,的确,的确是很诱惑。」
  覃辉嘴里说着诱惑,心中想的却是身旁的叶毓卿,这妇人退隐之后似乎更加丰腴诱人了,是真的很诱惑,那对大奶子,要是夹着自己的大肉棍,岂不美哉!
  ——
  北京,蓝宅。
  蓝若云看着面前的视频通话,躺在病床的赵开天低沉地说着。
  「大小姐,是我办事不力,但这事还要尽快地处理,我想来想去,既能办好事又能保守秘密的人非若雨莫属,只有他去番禹,才能找到那人并带回北京,而且现在国安的人任他驱使,我们尽可用之。」
  「国安,他们可靠吗?」
  「他们有求于若雨,暂时看是可靠的,只要我们成事,日后出什幺篓子也不要紧,推掉便是。」
  「嗯,我考虑考虑。」
  蓝若云冷冷地关掉视频,一时犹豫不决。
  ——
  一路上黄依曼已经骂了几十句娘,随同的四名下属大气都没敢出,对这位美艳又粗俗的上司无可奈何。
  「该死的王八蛋李若雨,老娘怎幺摊上你的衰案子?跑到番禹来了,操,你当初怎幺没一枪把李若雨那小王八蛋崩死!操!操!」三个操字,下属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胆大的在肚子里嘟囔了句,「黄总队,你好歹是个领导,又是女人,怎幺成天把操字挂在嘴边?还操操操,小心被人操肏了三遍!」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