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卖身之前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09:48

  于梅和纪然这样被吊着已经好几个小时了。雪白的娇躯上布满殷红的鞭痕和干涸的蜡油,这可不是情趣店买的低温蜡烛而是真正的普通照明蜡烛,每次蜡油滴在校花们的乳头和下体的时候,都能引发校花们刺耳的尖叫。

  随着两位校花调教的深入,楚盛开始进行下一步计划——把她们变成卖淫的工具。

  只是已经屈服于他们淫威的两个少女,对卖淫这件事情爆发出顽强的抵抗,不论是裸照威胁还是性虐折磨都没有屈服。

  「我还不信收拾不了你们这两个骚货!」狄肌吼道。

  于梅俏脸上挂着泪珠,身体打着颤,痛苦的说道:「楚盛,你已经把我们害得这么惨了,还不够吗?」

  「于大校花这么说就不对了,怎么能说是害你们呢?我们是在帮你们释放自己压抑的天性,认清自己的本质,昨晚两位不是表现的很快活吗?怎么今天就想当贞洁烈女了?」楚盛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你……」于梅俏脸通红可对于楚盛的无耻言论却一时无法反驳。

  「楚盛,你无耻,我们变成这样还不都是你对我们的身体做了手脚,现在我告诉你要想让我们去做那样的事死心吧!」纪然叫道。

  「是吗?」楚盛抬了抬眉毛「那好,不去卖淫那你是还钱还是坐牢啊?」「你……」纪然内心怒火升腾却又无可奈何,楚盛借给她的钱和网贷不同,除了不为人所知的裸照外,流程没有任何问题借条也符合法律,如果他现在要告自己的话自己必输无疑,可楚盛现在要她做的事又大大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所以她内心矛盾极了。

  「不过,别为难,我不会用这个来要挟你」见少女脸色发青楚盛喘了口气接着道。「这次,我会用比较直接的方式」。

  楚盛用眼神示意一旁的狄肌,狄肌会意的森冷的一笑在少女们疑惑的目光中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躺着十几根针灸用的细针。

  被楚盛逼着看了不少AV片和色情小说的于梅和纪然猛的意识到了什么,眼神里充满了巨大的恐惧。

  狄肌捏起一根长针走到两女身前,抓起纪然的一只雪乳,尖锐的针尖抵在少女靠近乳晕的位置。

  「怎么样做不做?」狄肌问到。

  纪然的美眸骤然睁大,脑海里翻腾起强烈的惧意甚至没有听到狄肌的问话。

  狄肌狞笑,手下用力长针的针尖一下子刺破少女娇嫩部位的皮肤。

  「啊——」乳房传来的剧痛让纪然凄厉的惨叫起来,少女下意识的低下头就看到一半长针已经没入自己的乳房。纪然心里翻滚着巨大的恐惧,在楚盛强迫她们看的那些sm类型的影片里经常会出现女性在性虐折磨下乳房被针扎得鲜血淋漓的场景,当时纪然就觉得很恐怖,但是没想到楚盛真的把这残忍的酷刑应用在自己身上而所带来的痛苦和屈辱也远远超乎她的预料。

  狄肌显然不会就这样放过少女,不一会在少女的嘶叫声中少女从乳晕到乳根已经被扎上五根长针。

  与纪然近在咫尺的于梅眼睁睁的看着纪然痛苦的惨状,泪水也一下子涌了出来,但接着狄肌就抓住纪然另一只乳房,「怎么样,纪婊子这只要不要也试试。」纪然闻言拼命摇头,眼神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哀求神色。

  「是卖淫接客还是接着玩扎奶子的游戏?」狄肌接着问。

  纪然露出挣扎的神色但还是摇了摇头,这虽然很痛苦但还是不能让她狠下心抛弃自己的尊严「也是,这里都穿透了也没怎么样,怎么会在乎区区扎奶子呢」狄肌嘿嘿冷笑拨弄着纪然的乳环。

  「咱们换个花样」狄肌说完慢慢把刺入她乳房的针拔了出来,少女的乳房渗出点点血珠……不管早已泣不成声的纪然,狄肌和苏飞一起把绑住于梅和纪然的绳子解开,体力不支的少女一下子倒在地上,但随即两位少女像是被蝎子蛰了一口同时发出一声痛呼,旋即抱在一起。倒地的少女们忘了自己胯间的阴环还被银链相连刚才两人向不同方向倒去扯痛了敏感的花唇。

  苏飞帮少女解开胯间的银链,狄肌到厨房的冰柜里拿出一盆碎冰,这是楚盛早就吩咐他备下的。

  狄肌和苏飞一左一右抓住纪然的手臂把纪然的双手按在那一盆碎冰里。

  初时纪然还感觉不到什么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少女细嫩的十指开始感觉到阵阵又麻又痒的感觉。这种感觉一开始远不如针扎进乳房带来的疼痛感强烈,但却是逐渐强烈,但最后少女感觉就好像有虫子从自己的指尖钻进来而且出现一种好像被火烧般的灼痛感。

  于梅挣扎起来但她的力气又怎么能抵过两个男人狄肌两人把纪然的双手紧紧按在碎冰里半个多小时后于梅终于忍不住哭泣哀求起来。

  「现在答应去当婊子了?」狄肌不离会纪然的哀求。

  「我……我做……」纪然垂下头。因为羞耻她的声音低沉了许多。

  「什么,说清楚一点」狄肌还不放过纪然。

  「我……去卖淫!」纪然哭叫。手指传来的揪心的麻痒和火烧般的阵阵灼痛击碎了纪然所有的尊严。

  见纪然已经屈服狄肌倒是没有继续折磨她,和苏飞一同放开纪然的手臂,任少女抱着通红手蜷缩在地上,两人把目光转向于梅。

  「于母狗是痛快点去接客呢还是和你的小姐妹一样先尝尝老子的手段呢?」于梅刚刚目睹纪然受虐的凄惨样子,身体因恐惧轻轻颤抖,但和始终没有做出回答。她和纪然一样在没有承受极致的痛苦前没办法说服自己出卖尊严。

  「没看出来啊,两位大校花还都是贞洁烈女啊?」一直冷眼旁观的楚盛嘲讽道。说完冲狄肌伸出两根手指。

  狄肌大笑着回了个OK的手势他知道楚盛的意思是对于梅执行第二套方案。

  接下来他看着狄肌和苏飞把于梅按倒在地上,把她的小臂重叠反绑在背后,然后把少女的双腿高高抬起让少女的脚踝靠近脖颈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狄肌意外的发现少女的肢体相当柔软没怎么费力就达到了目的。「看来以后能解锁更多姿势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呢」狄肌一边意淫着一边把一根黑色的皮带从少女脑后穿过,皮带两端分别绑住少女的脚踝,这样一来于梅的四肢都动弹不得了,下体也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于梅问道,尽管以这样不舒服的姿势绑了起来但少女清楚接下来自己要受的折磨远远不仅于此。少女也没想得到回答她只是想以此缓解一下心情「等下你就知道了。」苏飞照于梅的私密处拍了一巴掌又不顾少女的呜咽把一块毛巾塞进于梅的嘴里,从毛巾上沛然而起的熟悉味道于梅知道这是苏飞擦脚的毛巾。

  苏飞把于梅的上半身尽量扶起来让她可以看到自己的私处。

  「虽然不舒服可你还是好好看着吧」苏飞说道。

  于梅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就看到狄肌蹲在自己身前手里拿着刚才的针盒。

  于梅猛的反应过来可是嘴被塞住她什么都说不了,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咽以及拼命摇头。

  可狄肌根本不理会她,抽出一根长针在于梅下体比量一番摇了摇头道「这阴环倒有些碍事,不过没关系保证会让你舒服的。」说完把长针用力扎进少女柔软的大腿内侧的根部。

  「嗯」于梅低下头发出含混的呻吟,身躯不断抖动,双腿下意识的想要放下但是却扯痛了脖子,于梅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恶毒的方式绑住自己。

  一旁的纪然把头扭向一边似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好友受到如此残酷的折磨。

  狄肌一口气在少女的大腿内侧扎了五六根针才住手,殷红的血线在少女白皙的大腿上流淌构成了一副血腥的图画,然而在血腥中又透露出一种另类的美丽深深刺激着在场的男人。

  苏飞扯掉于梅嘴里的毛巾,刚才的剧烈挣扎消耗了少女大半的体力这时的于梅已经连喊也喊不出声来了。

  「卖不卖身?」苏飞逼问道。

  「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折磨我了,你们想把我怎么样都行,但是让我去……我真的做不到……」于梅虚弱的哀求。

  「你又不是处儿了,伺候我们和伺候别的男人不一样嘛?」苏飞很不理解少女的坚持。

  「不一样的……求你们了」于梅拼命摇头。

  「跟她费什么话,看我的。」狄肌不耐烦的说道。随即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嘭的一声打着后移到扎进于梅大腿的长针针尾上用火苗烘烤着长针。

  少女的眉头皱起不一会就发出痛苦的呼号,苏飞眼疾手快的捂住少女的嘴。

  但于梅的身体比刚才颤抖的更加厉害,坚持了好一会儿于梅的目光黯淡下来冲狄肌使劲儿点头。

  狄肌这才移开打火机,盯着少女说道:「」答应去接客了?「苏飞放开捂住于梅的手,于梅大口喘息了几声,有些畏惧的看着狄肌又点了点头。

  「说话,没长嘴啊,是不是还想烤烤火?」狄肌就像折磨地下党的特务一样狠狠威胁道。

  「我愿意去……卖身……」于梅也终于放弃坚守的尊严像纪然一样再一次屈服在魔鬼的身下。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