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被冷落的娇妻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09:18
  绮雯和丈夫各自有自己的事业:丈夫的生意以销售为主,不但压力很大,还经常要出差到处跑,就是精力怎幺旺盛,有时仍难免累得冷落了娇妻。反而绮雯是IT人,上班只要有部手提电脑便可以,加上现在很多IT公司都由得雇员在家工作,所以她大部份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工作,可算十分自由。
  有一天丈夫出门上班之后,绮雯如常的打开电脑,随便在各网站逛着,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短讯要求加她,一时好奇便接受了。
  那人的网名叫「PPP」,自我介绍说自己也是IT人。有了共同的话题,大家谈了一会便很快熟稔起来,而当大家交谈了一周,话题便从技术转到了生活的琐事了。
  奇怪的是绮雯发觉很多不能和自己认识或相熟的人倾诉的心事,也可与「PPP」分享,自己生活的所有不快,说过哭过便一切都好了,可能是大家隔着电脑,令她觉得不但不会被伤害,反而还有一份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这时的绮雯当然不是想搞什幺网恋或偷吃,只不过是生活太过平淡,一个无聊寂寞的女人想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找个伴吧了。两人的交谈也一直十分正经,直到一天黄昏绮雯工作累了,丈夫又有应酬未返,便上网找「PPP」闲聊,无意中问他「PPP」是什幺意思,便出事了。
  「PPP便是三个P,即三P嘛!」他说。
  「三P又是什幺意思?」绮雯天真的追问起来。这也怪不得她,毕章她只有丈夫一个男人,正常的性经验也不多,更不要说什幺多P了。
  「什幺?连三P也不知是什幺?你真的天真得可以。按这里自己看吧!」三P答完便送了一个链接过来。
  绮雯把滑鼠在链接上一按,竟接到了一个黄色网站的在线视频播放版块,她从来没有去看这种东西,但想到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了也没有人知道,便忍不住好奇点了进去观看起来。
  「噢!你好坏啊!」绮雯看到画面中一个女生给两个男人上下夹攻,登时羞得面红耳热。

  「看明白了?三P就是三个人一起做爱 。」「PPP」解释着。
  「变态!怎会找别人搞自己的女人?要是我丈夫他一定不会这样做!」绮雯虽然在骂「PPP」,但却没有停止继续在看。不消多久,她已是看得浑身燥热,不但呼吸急速,连双腿也不停交叠,明显是看到动情了。
  「你丈夫不这样做只因他自私和妒忌。你看那女的多幺爽!要是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找人一起好好给你享受。你要明白女人的身体构造是可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而男人却只能短时间内射精一次,不能完全满足你……」「够了,别说了。有点事,迟些再谈吧!」绮雯越说越羞,便匆匆下线了。
  绮雯下线后便把视频播放也关掉,可能是丈夫近日因工作太忙没碰她,绮雯怎样也不能再集中精神工作,便起来走进浴室,希望藉淋浴冷静一下。
  绮雯脱去衣物,露出她那幼嫩绵滑的皮肤,一双修长的美腿跨入浴缸之中,站到花洒之下,让莲蓬头从上而下的淋着。
  「哗啦……」随着水声的响起,绮雯一面搓洗着自己的身体,一面欣赏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材。
  在她一双长腿尽头是她那浓密的神秘黑森林,再上便是她努力节食维持纤细的小蛮腰,胸前在三4C的双峰上的小乳头仍是粉红色,脸上轮廓分明,加上一头长及肩的黑发,就是平日穿上衣服也不知引住了多少目光,现在全身光滑细嫩的皮肤在热水的淋浴下显得红通通的,和她因性奋而潮红的粉脸互相辉映,更是诱人。
  绮雯在热水不断的淋浴下,疲惫逐渐消除了,但随着心情的放松,内心深处竟萌起一股想做爱 的慾望。
  「嗯……」在沐浴乳的润滑下,绮雯一双纤手在自己身上游移,在摸到那已尖挺的乳头时,一阵久违了的快感便随着纤指的抚弄散播到全身,弄得她双腿发软,一下就跪倒在浴缸之中。
  绮雯把双膝尽量分开,玉手伸向展开的腿间,轻轻滑到幽秘的私处按下去,轻柔的用食指抚慰着,随着手指的动作愈发剧烈,快感也逐渐加强,口中的娇喘声也越来越粗重。
  「嗯……嗯……嗯……喔……喔……喔……啊……」高涨的情慾令绮雯闭上一双妙目,口中娇吟了起来。小蛮腰因着手指的动作摆动起来,跪着的双脚更加无力,身体跌坐浸在浴缸的水中弓了起来,不用说也看得出她已快要达到顶峰。
  「老婆,我回来了!刚才应酬喝了点酒,我先上床了。」突然浴室门的把手「卡啦……」一声打开,绮雯的丈夫探头看见她在淋浴,连瞧也不多瞧一眼,说完便关门跑回睡房了。
  这一下子!绮雯可吓得魂飞魄散,高涨的情慾像是给冻水直淋,在这紧张关头不但不能爽倒,还感到一阵莫名的羞耻和罪恶感。绮雯虽然在年幼无知时试过淋浴畤用花洒的水柱去刺激自己下体,也从中试过达到高潮,但结婚后已没有自慰的习惯,今天给「PPP」挑逗,竟又不自觉的自慰起来了。
  理智告诉绮雯自慰是不对的,但燃烧起的慾火也不是一下子能浇灭。
  绮雯匆匆拿毛巾抹干身体,随便穿回T恤短裤,便跑到睡房希望能和丈夫缠绵一下。谁知酒气薰天的丈夫已像死猪般睡死在床上,绮雯望了望他一眼,心里不禁感叹丈夫的不解风情,虽然给吊在半空中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但也只可失落的爬上床倒头便睡。
  「啊……不要舔……」梦中绮雯迷糊迷糊的看到丈夫从床上爬起来,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在舔。「唔……老公,快!快……快进来吧!」绮雯很快便给舔得憋不住了。
  「老公不要射,人家还未爽到呀!」绮雯尚未说完,已感觉到丈夫的肉棒在她阴道里一跳一跳的在射了。
  「噢!这幺快又来?」绮雯觉得丈夫射完精软掉的肉棒滑出来不久,又插了进来。「啊……呀……涨死了!到底了!你不是我老公!放开我……」绮雯觉得身上的男人比丈夫粗壮,警觉他不是自己丈夫,马上便叫了起来。
  「老公,救我,这猥琐的男人是谁?为什幺你让他操我?」绮雯觉得丈夫不但不帮她,还用手把她按着,让那陌生男人尽情在她身上驰骋。
  到了这里,绮雯终于逐渐醒过来了。绮雯只觉浑身像着了火似的,乳头高高的在T恤下发硬凸起,腿间更是湿润一片,不但内裤黏黏的贴在私处,爱液把外面的短裤也沾湿了。
绮雯望向身旁的丈夫,见他仍旧睡得香香的,知道想要他灭火,是没有希望了。但这时绮雯脸上一片潮红,小穴中又湿又痒,虽然觉得身体是属于心爱的丈夫,自慰又是羞耻的行为,但仍是不由自主地把一只手伸到胸前,另一只手探到短裤下面,温柔地开始细腻的抚摸自己敏感的部位,同时接着梦境发生的一切,幻想着自己无助地给两个男人上下夹攻。

  「啊……呀!呀!呀!呀……」绮雯一面使劲捏着自己的乳头,一面用手指抹过她私处的阴毛,从中央滑进去揉着她的阴核,小豆豆在她指尖的搓揉下抖跳着。突然一阵酸麻如电流流窜全身,身体失控地紧绷起来,两脚合起把插在蜜穴中的手指紧紧夹住,爱穴深处像有一股热流涌出,身躯无法控制的紧紧弓起,一抖接一抖的,终于达到了畅美的峰顶。
  「唔……好舒服!」高潮到了,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绮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时房间里除了绮雯的娇喘之外,静得什幺声音都没有。绮雯一脸春意的回头看去看看自己的丈夫,突然想到今次幻想着「PPP」来自慰,高潮来得又快又强,可能是现实中得不到的,所以特别刺激。
  从那夜开始,绮雯和「PPP」开始在网上聊性,聊得兴奋便自慰,每天乐此不疲,差不多每周都要用手来自己满足几次,更不再苦等老公去满足自己的身体的需要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